张建军:在脊椎动物化石园地中耕耘
2019-03-14 10:14:43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张建军在修复隆林人化石张建军修复的昭通剑齿象骨架张建军复原的南京人(化石网报道)据中国古生物化石保护基金会:半个世纪前,我有幸告别了人民海军的行列,跨进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从事动物


张建军在修复隆林人化石



张建军修复的昭通剑齿象骨架



张建军复原的南京人
 
(化石网报道)据中国古生物化石保护基金会:半个世纪前,我有幸告别了人民海军的行列,跨进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从事动物化石研究的技术服务工作。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有些伙伴不屑一顾地说:搞考古和偷坟掘墓差不多,又脏又累不吉利!还有的说当兵在外那么多年,得过几天安稳日子了,出野外风餐露宿的太艰苦,没那个必要!我却一门心思想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不虚此生!

刚进研究所分配到技术室的修理组,搞化石修理。室领导是从部队转业到地方的老革命,对我们十分地爱护和关照。希望我们这一批与共和国同龄人,有文化知识的退伍军人,能发扬部队的光荣传统,成为懂专业的技术能手。请了贾兰坡老先生、周明镇、邱占祥、张弥曼、董枝明等骨干给我们上辅导课。他们的启发和教导,使我能立足于搞好这门学科的辅助工作,并为之奋斗一生。

初尝野外考察的艰辛

上个世纪70年代初,野外工作很艰苦,我第一次出野外是配合人类学古人类课题组,到广西十万大山搞古人类、巨猿的野外调查。我们一行五人,加一大桶电石,被特例照顾动用县医院的救护车送到下属的考察区域。考察过程有辛苦、有危险、有收获,结束都安的考察到柳州地区后,我们考察了柳江人遗址,在附近的一个洞穴,发掘出一颗完整的熊猫头骨等化石;再去到桂林地区调查。这一次广西行,体验了洞穴野外工作的艰辛。

第二年,技术室的工人进驻上层建筑,“掺沙子”进入研究室。我被分到人类学研究室。我们一行四人赴云南禄丰进行古猿动物群的发掘。在云南省博物馆和禄丰文化馆的参与支持下,圆满地完成预定的野外任务,发掘出一具完整的拉玛古猿下颌骨及一百多颗牙齿,60余种各类伴生动物。并作了地质勘察,摄制纪录片等工作。

进入依头骨复原面貌的专业领域

1976年,对面办公室从事今人类学研究的张振标先生,接受了一项协助南京市公安局陈旧性遗骨个体识别案例,他与标本馆的王存义老先生共同执行。好奇心促使我经常过去观看、询问。泥塑像完成之后,还要翻制石膏模型,我就主动帮助他们动手翻制模型并请教雕塑方面的知识。因为我自幼喜好美术,可以说心有灵犀一点通,很快与王老成了忘年交 。公安局刑侦处长来验收时非常兴奋,因为塑像与死者的妹妹极为相似,能够起到个体识别的作用!这坚定了我学习这门技艺的决心。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流动人口的增加,各种刑事案件增加,无名尸骨案增多,我先后完成公检法等单位的验证性复原近20例;得到好评。同时也完成国内古人类、历史人物复原20余例。如:旧石器时代的南京人(女)、陕西大荔人(男)、辽宁金牛山人(男)、广西柳江人(男)、云南丽江人(女)、内蒙古扎赉诺尔人(男性);新石器时代的有江西万年仙人洞遗址(女)、陕西半坡(女)、江苏城头山遗址(男、女)、河南贾湖人遗址(男)等;历史人物有西汉时期的湖北编钟墓主——曾侯乙、明代《西游记》作者——吴承恩等。

再现远古动物的雄魂体魄

1985年我重回标本馆,参于古生物化石模型的技术革新,并担任组长。我们成功引进一些化石模型复制的新材料,并建立了一套操作方法。如:化工原材料制模具的硅橡胶,成型用的环氧树脂618、6101、不饱和聚酯树脂(仿石工艺)、聚氨酯发泡材料等新技术,在筹措赴欧、赴美、赴新加坡的大型恐龙展品的加工制作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我参与大型恐龙骨架的补配、装架工作,包括17米长的新疆克拉美丽龙、13米长的李氏蜀龙、大头龙、建设汽龙等大型爬行动物恐龙的修复。得到全面的古生物化石技术工作知识的掌握和锻炼。

1994年在所工会的积极支持下,我参与组建了“北京科古魂原科技服务中心”,带领下岗职工到云南先后完成10余具大型原蜥脚类恐龙等的化石骨骼装架,按比例复原各类恐龙、古哺乳动物生态复原雕塑像,体量在一米以上的20余件。达到自己参加古生物化石保护和科普宣传工作的又一个峰值。

迟暮之年同样有作为

退休是每个人都将遇到的问题!从2010年以后,自己的身体情况还比较好,始终还活跃在古生物学领域的技术工作中。2014年为配合北京洛德展览设计公司筹备南京青少年奥运会建设项目,布置新建的汤山猿人遗址博物馆展览陈列,复原了南京人超现实主义复原像的造型,得到一致的好评!后又复原了薛城新石器遗址人骨。

2010-2017年,接受云南省考古所吉学平教授的邀请,每年赴云南1至2个月,协助开展当地古生物化石的修复、模型、装架等科研辅助性工作和科普工作。先后进行了广西隆林人化石修复、模型制作、复原画的绘制,吉教授和澳大利亚学者的研究成果,发表在英国《科学》杂志上,复原图刊等在当期封面上。

在此期间还完成了昭通水塘坝化石遗址,古猿化石的修复及模型制作,并对该地点的古象化石进行修复装架。2017年,该地区举行了有4名院士参加的古脊椎动物学会理事会,全体代表一致认为该地点,是继云南禄丰古猿化石遗址重大发现以后的,又一新近纪古生物化石重要地点。2018年,昭通剑齿象完整骨架,移进市博物馆展览大厅。从古哺乳动物研究先驱周明镇、翟仁杰先生在1962年研究命名——昭通剑齿象化石,到2017年10月完整象骨架站立起来,整整用了半个世纪,55年的时间。

这就是我们古生物工作者的工作特点,孜孜不倦地努力,才会有收获。

2017年,我接受中国化石保护基金会和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的邀请,为化石发掘与修复培训班讲授“古生物化石复原及方法”课程。

相关热词搜索:张建军 化石

上一篇:山西省地质博物馆“85后”小伙吕波揭开远古生物的神秘面纱
下一篇:王钊:跨越时空 对话化石

分享到: 收藏